子弹打断高压线

皇稣 江南游

中原风光,江南景致最佳。
盛朝白居易曾有诗曰: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

终于来到神往已久的江南,水乡泽国,皇渊买了一条船方便出行,外观是普通的乌篷船,但船体较高,棚里宽敞舒服,供两个人休闲赏景坐卧起居绰绰有余。

季节正值盛夏,水面上开满了荷花,这是海底没有的。船在芰荷丛中停驻,每天在红粉翠盖包围中醒来,欣赏露珠滴落,鱼戏船头。

晚间一场雨过,空气里弥漫着清香。

岸边那家酒楼菜品很合胃口,不过生意火爆,大清早就有人排队。皇渊不想下船让稣浥和其他食客挤一桌,于是拿出店家给贵宾的铃铛,冲门口迎客的店小二摇了摇。
不一会儿,店家从岸上抛过来一条绳索,绳子另一头系着小舟。皇渊牵过来,烧鹅、醋鱼、东坡肉、醉虾、新采的莲蓬……香喷喷摆了一船。两个人把东西搬上来,皇渊阔绰的把整块银两放在小舟里,还放了打赏的碎银,摆摆手,让店家自行牵了回去。

美人美景美食美酒,女儿红芬芳扑鼻,人间的酒浓郁醇厚。稣浥最喜欢莲子,清甜略带苦味,皇渊专门要了一些剥给他吃。日头跃出水面,碧云荏苒,岁月静好。

盛夏天公阴晴不定,转眼又下起了雨。漂泊的雨丝自无尽虚空中来,千丝万缕落在江湖大地。

海境人不怕落雨,但入乡随俗,学着岸边人撑开油纸伞,并立于船头。雨中对酌,别有一番滋味。

午后雨过天晴,艳阳高照,岸上又热闹起来。皇渊和稣浥下船游玩。江南有美景,更有无数缱绻故事。街上的艺人摆起摊子,弹唱民间传说。

讲的是一个世家姑娘爱上穷书生,这对有情人却遭家族拆散,书生郁郁而终,姑娘以身投冢,最后双双化蝶的故事。皇渊听得潸然泪下,稣浥在一旁默默给他递手绢,衣袖下两人紧握双手。

逛街又买了一堆小吃、云锦,满载而归。
日暮斜晖映照水面,不远处有条小船,一个姑娘坐在船上,手捧荷花,笑吟吟的正朝这边看。皇渊看向稣浥,稣浥脸红了,他竟然脸红了!再看那姑娘,便略带示威的眼神,揽着稣浥的肩膀,自己的披风分过去一半。“稣浥,天晚了,当心风凉”。稣浥明白他的小心思,了然的看着皇渊,与他相视一笑。

对面的姑娘采着荷花,忽然看见两个美男子,轻衣缓带,宛如画中仙,尤其是那位紫衣的俊美青年,依偎在蓝衣人旁边。啊,蓝衣人在给他披衣服!姑娘忘记了采莲,心驰神往凝贮一对璧人。啊啊他们在对视!真美,真美啊!
好想多看几眼!!

晚霞披挂水面,皇渊已经调转船头,驶入荷花深处。

远处传来采莲姑娘美妙的歌声:
菡萏亭亭兮流年光,红粉翠玉兮萦人裳,江南余暮兮归舟晚,碧波分影兮渡鸳鸯。